您的位置: 东城信息网 > 游戏

终末之龙 第四百二十四章 日暮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9:14:49

终末之龙 第四百二十四章 日暮

夕阳落下时,天边的晚霞看起来犹如不灭的火焰。

安特博弗德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,原本就灰败阴沉的脸色像是覆满灰烬。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火焰轻易烧毁了所有的弩车以及大部分帐篷,却没有伤到一个人,并在埃德他们逃走之后不久瞬间熄灭……毫无疑问,那是某种魔法――让所有在场的牧师们都惊疑不已的魔法。

“即便是火神的牧师,或最强大的元素系法师,也无法如此操纵自如。”

他们异口同声地这么告诉他。

但这并不是安特第一次见到类似的魔法。

他还记得不久之前洛克堡里那场诡异的火灾,记得那被烧熔的铁钩,也记得石榴厅上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。拥有一双非人的金瞳的骑士,他所召唤而来的火焰,带着同样的炙热……

每一次回忆起来,他都恍惚觉得有――{}{}仿佛来自地狱的烈焰,围绕在那没有开口说一个字的,沉默的骑士周围。

他问过莉迪亚是否知道那个骑士到底是谁,艳丽却狡猾的女法师却只是笑而不语,无论他如何暴跳如雷。

内心深处,他怀疑他其实知道那是谁……他只是不愿承认,也不能承认。

恐惧随着逐渐降临的夜色在他心底蔓延――那同样是他不能承认的东西。

“陛下。”

奎林阿伊尔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后。

安特微微一惊,恼怒于他的守卫居然没有阻止阿伊尔的靠近……这被迫服从的维萨城城主。就像甚至不屑于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的泰利纳一样无法相信。尽管莉迪亚声称泰利纳是他们的“盟友”……他毫不怀疑泰利纳和莉迪亚一样,对他的任何帮助都只是为了自己。

――此刻在他周围,在这片空地上。又有几个人是可以相信的?

“陛下。”奎林提高了声音,将失神的国王拉回眼前不堪的现实。

“冰龙飞回了克利瑟斯堡。”他说,“修安大人和艾瑞克沃恩都在控制之下。他们并未反抗……您想要如何处置?”

并未反抗?

安特笑得阴冷。他不是瞎子,不会看不出布鲁克修安的沉默与妥协根本不是真正的顺从,只是不想给他更多对神殿动手的理由……而艾瑞克,那年轻的圣骑士在近乎崩溃的情形之下依旧本能般去帮助他的“圣者”逃走……

他们根本没能真正地“控制”住其中的任何一个人。

安特永远不会承认,但埃德辛格尔拥有太多让他嫉妒的东西。就凭这一点。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他。既然他已经在众人面前认罪……就该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。

“将沃恩送回柯林斯神殿,告诉他们一切,告诉那些圣职者们他们被谎言蒙蔽了多久……由你亲自去。”安特冰冷的视线扫过讶然抬头奎林。无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怒意。

奎林沉默许久,终于还是点头。

“修安大人呢?”他问。

“我想修安大人会很乐意写一封信托你带回神殿,告诉其他人他不得不留在这里,将这些欺骗与罪行对神殿的影响降到最低――现在除了他

终末之龙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日暮

。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呢?”安特轻描淡写地说。他相信布鲁克不会拒绝――既然他已经选择了牺牲埃德和菲利。为了保存神殿的力量,他现在不会与安特起任何冲突。

“找到赫莉娜克利瑟斯的尸体……没有比那更好的‘证据’。”安特把目光转向不远处的另一个克利瑟斯。那金发的年轻人依旧牢牢地紧握着永恒之杖,跟亚伦曼西尼说着什么,漂亮的面孔上努力保持着谦逊纯良的笑容,却难掩得意。…

“……需要带上那一位‘圣者’吗?”。奎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语气中完全没有对“圣者”应有的敬意。

“他什么都不是。”安特冷笑,却又立刻为这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而后悔。

他需要布卢默成为圣者,无论他到底是不是……为此他多少要为这个依稀有几分像斯科特的年轻人保留几分尊严――所以他才会允许他继续持有永恒之杖。

即使已经被证明并不能分辨谁才是真正的圣者。那曾被握在费利西蒂手中的,细长的手杖。也依旧是某种神圣的象征,和拥有强大力量的圣物。他无法亲手掌握它,但他会让那已开始得意忘形的年轻人明白,他可以仰望他不知是否还存在的女神,只不过……在那之前,他得先跪在国王的脚下。

“现在还不是适当的时机。”他生硬地将话题转了回去,“以及,阿伊尔大人……我需要你的军队。”

奎林的身体明显地僵硬了一下。

“您要还是要攻打柯林斯神殿?”他问。

“那得看您能否让那些圣职者们明白到底该怎么做。”安特回答,“至少在那之前……神殿并不是我的目标。”

奎林赫然抬头,明白了过来:“你要攻打克利瑟斯堡?!”

“……您对此似乎不太赞同?”安特冷冷地问,他相信奎林能听得出他真正想说的――他根本不需要他的赞同。

“我只是觉得那并无必要……”即使明知是徒劳,奎林却仍旧做着最后的努力,“请让我前往克利瑟斯堡……”

“我说过了,你要去的地方是柯林斯神殿。”安特打断了他,“……而我也并不一定得借用你的军队。恕我直言,在我看来,你麾下的骑士们……似乎并不像传说中那么英勇。”

奎林沉默下来,脸色愈加难看,却无法反驳。

安特好歹也参加过战争,不会看不出在刚才的混乱之中,维萨城的士兵们打得相当心不在焉。他不知道那是因为奎林的授意还是辛格尔家的金币,又或者两者皆有,但就地征用阿伊尔的军队原本就在计划之中,也是最方便的……他会有办法让那些士兵们知道自己到底该向谁献上忠诚。

“……他们将听从您的命令,追随您的旗帜。”奎林深深地向他低头,语气平静却疲惫,“但是,陛下,哪怕是看在斯科特克利瑟斯,您的朋友,那位死去的圣骑士的份上,请不要将您的怒火倾泻在那座古堡之上……克利瑟斯堡,毕竟是他曾经的故园。”

安特的心微微一颤。直到奎林离去,他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

斯科特站在塔楼上向下凝望。

夜色中的克利瑟斯堡依旧雄伟壮丽,静静地耸立着,像过去的几百年一样……但此刻在他眼中,却显得异常陌生。

这里是他的家……曾经是他的家。即使被重修、破坏又再一次重修,也并未变得面目全非。瓦拉固执地保持着它原本的模样,但它依旧已截然不同。

――如果城堡拥有自己的灵魂,或许会觉得已截然不同是他。对彼此来说,他们都是熟悉的陌生人。

斯科特对自己苦笑了一下,望向灯火通明的前庭。

城堡中戒备森严。原本被集中到这里,躲避那支来路不明的安克坦恩军队的附近的村民,几天前就已经离去,傍晚前后,一些不愿留下的人也已经陆续离开。…

也有人反而回到了城堡――诺威,泰丝,阿坎,以及艾伦和他的几个朋友。

与此刻徘徊在城墙上,里弗花钱雇来的守卫相比,斯科特更相信这些人。但虽然警告了里弗,他却并没有打算让克利瑟斯堡真正面对任何攻击。

两百年前的一场大火终结了一个王朝,获封此处的贵族还未来得及重修,便在短暂的时间里遭遇各种不幸。“克利瑟斯堡的诅咒”成为可怕的传说,拥有者不得不抛弃了它,任它日渐荒废。他的曾祖父,迈德拉克利瑟斯得回城堡之后,花费了毕生的心血才将它勉强恢复原貌,在他的死后,他的两个儿子却为它是否值得继续守护而争执不休,最终反目成仇……这座古堡已历经沧桑,见证了整个家族的兴衰,无论它现在是否还是他的家,他都不会让它再一次受到伤害。

疾风自头顶掠过,白色巨龙化为人形,轻巧地落在他身后。

“安特博弗德征用了维萨城的军队!”伊斯愤愤地告诉他,“他们正在城外集结。”

这是斯科特意料中的事。

“他当然不可能从斯顿布奇调军队过来。”他心平气和地说。

“可埃德那么相信奎林阿伊尔……”伊斯不高兴地拧起眉头。

“也许他该学会不再那么容易轻信于人……或学会原谅那些不得已的选择。”斯科特苦笑,“就算我是阿伊尔,权衡利弊,也未必会为了埃德的‘信任’或所谓的荣誉就反抗国王,将整个维萨城置于危险之中。”

“……你从前不会说什么‘权衡利弊’。”伊斯低着头嘟哝,“或原谅这样的背信弃义。”

“我从前……或许比你们还要天真。”斯科特叹息着,“去休息一会儿吧,无论如何,安特的军队今晚也到不了这里。”

伊斯安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,月光下他清澈的眼神似乎能看透他心中的一切秘密,那让斯科特不禁有些心慌地避开他的视线。

当伊斯一声不响地离开时,他微微松了口气,再次将目光投向沉默的古堡。

――安特的军队永远也到不了这里

(未完待续……)

ps:电脑崩了,修了两天,月底又要出差……压力好大otz。

,:

玉溪整形美容
玉溪整形美容费用
玉溪整形美容手术
玉溪整形美容手术费用
玉溪整形美容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