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东城信息网 > 美食

绝域天城 第一卷风起西凌 第五十四章元婴陨落续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31:09

绝域天城 第一卷风起西凌 第五十四章元婴陨落续

快走,洪天魁暴喝一声。

傻瓜都能看出来,地动山摇到战斗,绝对是元婴期修士造成的。看着快速接近的乌云闪电,一但被元婴斗法所波及,别看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金丹修士,那也只有碎成渣渣的结局。

如果是练气可以延长寿命,而筑基则是迈出修炼的第一步,那么金丹修为,也只是有了长生的基础而已。至于元婴期,那是修士生命中的蜕变,是要种生命层次的升华。十几个筑基也许能拼死一个金丹,丹就是有一百个金丹,也顶多让元婴期修士稍微麻烦点,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元婴九层。

一座早已残破不堪的雪峰上空,邪王携滔天嗜血邪气,挥舞着一柄血色长枪,一道道血芒有如匹链,在激荡卷动的铅云中穿梭,对面两名元婴修士合力抵御着邪王的攻及。若非是两个人,任何一个人单独面对筑基九层的邪王,估计早已身死道消。

然而即便如此,两人也是狼狈不堪,那名赤衣老者,背部斜刺的一条血痕,穿着的道服法衣已经破碎,从肩到背斜着一道划痕,差一点就刺断脊柱大龙。

此刻在田长老的全力守护下,一起抵御邪王攻击,咬着牙,姚长老吼道:贼子,你即使杀光我们,难道就不怕我承天宗化神老祖出世吗?姚长老想要用宗门老祖震慑对方。迫使其退走。

可他那料到对方的道心扭曲,早已不会估计什么事,何况天下承平已久,化神老祖不出多年。莫说邪王,就是一些元婴修士也只是忌惮,而并不十分畏惧。

邪王稍微方松攻势,阴冷邪恶的气息扑面而来,冷森森说道:呵呵,今日我邪王出世,岂能不见血腥,你们两个,那个留下来呢!

姚长老和田长老听完眉头一皱,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和我承天宗为敌了,既然如此,那就各凭本事吧!田长老两人明白,今天是难得善了。能修炼到元婴期,别看外表四五十岁,可实际上那个不是老妖怪,动辄二三百年,姚长老更是七百多岁。见过的人,经历过的阴谋诡计,何其多,怎么会被两句话乱了心智,而自毁根基。

言罢三人又是站在一起。

洪天魁等修士翻身返回,各自悬空而立,传音道,所有凡人,低阶练气境修士,放弃所有杂物,立刻向南撤退,所有筑基修士,也做好准备,但有命令,立刻撤离。

轰,下方原本就混乱不堪的街道,立刻更加忙乱,他们也无暇顾及这些,一旦己方元婴落败,那么即使是他们,也有可能难逃劫难。

云磊临走之时,并未忘记周浩的爷爷,命一个练气境修士去通知一声,此刻周浩爷爷带着家族之人,架着马车,骑着马匹,而云磊就在其中的一架马车中,虽说由师兄弟带着更快,但在云磊的坚持下,马车也有利于云磊恢复身体。故而也没反对,有这几个筑基修士,和十余练气境修士跟随,混乱的路上也没人敢打周家人的主意。

半个时辰后,姚长老脸色苍白,明显状况不佳,作为一名老牌元婴期修士,道心坚定不移,又有后人家族在宗门,自然不会做什么投敌之举,脑中念头急转,暗自传音给田长老:田长老,看来今天不付出代价,你我休想离开了。

田长老眉头紧皱,元婴期修士斗法,所过之处山脉碎裂,大地开裂,河谷尽毁。听姚长老之言,明白对方有了想法。但他却无力反驳。

你不要有什么负担,只需你日后照顾我那后辈一二分,别让人吞的尸骨无存便好。

田长老微微一叹,传音道:老哥哥放心,有我田东傲在一天,就没人能犯你姚长老后辈半分。

姚长老轻声道:谢了,兄弟。言毕之后,一个闪身,却是向侧后放退走,看样子似乎想扔下田长老逃跑。

邪王哈哈大笑,不疑有他,老家伙,现在才想逃,不嫌晚了吗?话音未落,人已追至姚长老身后四五丈之外。

田长老知道对方计划,陪和着大喊道:你敢,人却往后退了出去,趁机抚手取出丹药吞下。

贼子,来的好,就在邪王堪堪追到姚长老身后,一只手泛着渗人的绯红色邪芒,直拍姚长老背部,猛然姚长老气息狂飙,原本似乎黯淡的灵光乍起变化,逆转的灵力让经脉暴起,额头,颈部青筋暴起,一股狂暴的气息狂扑邪王。

啊!邪王惊怒交加,他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刚烈,居然会自爆,顾不上其他,左手长枪猛然出手直刺

绝域天城  第一卷风起西凌 第五十四章元婴陨落续

,脱手而出,同时身体急退,右手收回,一连两张金色玉符拍在身上。

吼,姚长老发出了最后一声决绝的嘶吼,轰然自爆,咔咔咔咔,蓬,邪王射出的血色长枪被巨大的灵力冲击波震飞,枪身咔咔作响,几俞断裂。急速退避的邪王,两道珍贵的元婴期制作的防御神符,咔咔声中,也步了后尘,咚的一声巨响,金色光罩防护中,邪王像石头一样,被元婴自爆的灵力波击飞,方圆一里多,空气抽离,甚至连空间都隐隐碎裂,巨大的爆炸,使下方十多里的山峰全部垮塌,形成一个最深处三四丈的巨大坑洞。田长老即使提前准备,也被自爆所造成的灵力波,冲击的摇摇欲坠。

噗,灵力波终于平息,邪王大口喷血,本命法宝长枪被伤,自己也内府重创,体内器官多处出血开裂,啊!邪王仰天长啸,怒火冲天,真恨不得把对方抓住鞭尸。

看着远处徐徐飘来的田长老,用袍袖抹去嘴角的血迹,强运法力,迎面飞了过去,怎么,想看看本尊被炸死了没有。

哈哈哈!狂傲不羁的大笑着,手擎长枪,做出战斗的姿态。

田长老明白,凭自己一人,想就地格杀对方,根本就没希望,也猜测对方可能伤的不轻,但此刻,在已经死了一位比自己还强的元婴修士之后,已经没了战斗的迫切。何况万一输了,那自己对姚长老的承诺,该怎么办。

无奈之下,两个没有战意的元婴修士,各自防备着缓缓退离。
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的公交路线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看病贵不贵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效果如何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治疗效果如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